翻页   夜间
爱笔楼 > 重生之奶爸的悠闲生活 > 第176章 开年大吉(4000/1万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爱笔楼] http://www.ibiquzw.info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朱生亮过来的很快,他的年龄比曹书超还要大一点,今年43岁了!

    这正是个上养老,下养小的年纪,各方面开支都需要钱。

    朱生亮属于那种老实巴交的人,被曹书超一个电话叫到果园里后,说话真不多,和曹书杰打了个招呼,曹书杰正好有事,简单和他聊了两句后,他就开始闷头干活。

    让干啥就干啥,不给他安排活,就打扫地上剪下来的果木枝,要么拿着剪刀和曹书超一块剪果树多余的枝杈,表现的特别勤快!

    属于话不多,但眼睛里有活的人!

    “这人行,先用着看看。”曹书杰在旁边打着电话,心里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“朱师傅,你从今天开始正式上班,没有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到了中午快回家吃饭的时间段,曹书杰把朱生亮喊过来,想着和他细致的聊一聊。

    朱生亮听到‘正式上班’的字眼,眼睛贼亮,接着就猛点头:“曹老板放心,我肯定好好干,你看我哪里干的不行,就说出来,我立马改。”

    他不会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,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。

    曹书杰心里明白,他不会和那些巧舌如簧的人一样耍花腔,这就是个朴实的老百姓说出来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行,我给你说一下咱们这里的待遇。”曹书杰看着朱圣亮说道:“我这里有两个上班时间,第1个每天8个小时35块钱,第2个每天12个小时55块钱,伱选哪个?”

    曹书杰心里有预感,朱生亮大概率是选上12小时的班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朱生亮想都没想就很干脆的说道。:“曹老板,我选12个小时班,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,那就早7点到晚7点。”曹书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问题,曹老板,你让咋干咱就咋干。”朱生亮说的都很实在。

    “另外,我又买了100多头小牛犊,畜牧场那边明天就给送过来,到时候你们俩的工作量会很大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朱生亮就抢着说道:“曹老板你放心,工作量再大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觉悟很高啊!”曹书杰在心里给予他很高的评价。

    但曹书杰抬手往下压一压,示意朱生亮先别说话,他接着刚才的话说:“朱师傅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想跟你讲,咱们这里根据你们每个月的表现,都会有金额不等的奖金,这个钱会在每个月最后一天发工资的时候一块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因为工作量太大造成人手特别紧张,我也会考虑继续招人,减轻工作量。”

    曹书杰把一番话都说完了,可朱生亮的关注点比较实在,他问,“每个月最后一天发工资?”

    他还有点儿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曹书杰脸上的表情还没变过,他点头:“没错,找零工还得当天结账呢,我再拖也不能拖你们的工资,你说对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曹书杰就从身上掏出55块钱,朝朱生亮递过去:“朱师傅,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,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朱生亮看着曹书杰硬塞在他手里的55块钱,有些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他从年轻时就外出打工,也有20多年了,可从来没享受过眼前这个待遇。

    瞧着曹书杰给他递过来的55块钱,朱生亮眼神闪烁,还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他看看曹书杰,再看看旁边的曹书超,感觉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“朱师傅,咱们这里虽然不是工厂,但是该有的待遇我还是会给你们,像中秋节、春节这是传统节日,咱们都会有一份福利,具体是什么咱不好说,但肯定不会太差……”

    “总之一句话,只要你们好好干活,我肯定不会亏待你们。”

    朱生亮脑袋有些乱,他已经听不清曹书杰说的其他的话了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的这个时间段,朱生亮和曹书超一块从山上下来,准备各自回家吃饭去,他还问曹书超:“小曹,你工资都是当月发?”

    “亮哥,我在这边干了三个多月,都是当月最后一天发工资。”曹书超笑着说道:“这个事确实和其他地方不一样,听着比较离谱,可亮哥你刚才不是也收到工资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小曹,我打工20多年了,头一次碰到这待遇。”朱生亮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不是钱多少的事儿,是他从曹书杰这里感觉到自己被尊重了,感觉到他的付出有价值。

    不像他之前打工的那些地方,每一次发工资都拖拖拉拉,时间长一点的都能拖上一年,你不上门要账,人家都不主动给。

    甚至你就是上门要去账,那些当领导的还吆五喝六,骂骂咧咧,有的还动手撵人,说的难听点,根本没把人当人看。

    哪像曹书杰这样,他都还没问工资怎么算,可曹书杰已经主动给他结清今天的工资了。

    不对,应该是1月份的工资。

    骑着自行车回到家里时,他老婆正在做饭。

    看到他回来,他老婆张红还问:“老朱,你去看的这份工作怎么样啊,人家要你不?”

    “要实在不行,咱也别磨叽,抓紧找其他的,我找人去镇上打听一下,看看哪个厂要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眼瞎呀,他如果不要我,我能现在才回来吗?不早就回来啦。”朱生亮叨叨。

    看着他老婆要发火,朱生亮又赶紧朝他老婆招招手:“你过来,我给你说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,你今天要不给我说清楚,我现在就收拾你一顿。”张红巴拉巴拉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起来性格还挺强势的。

    朱生亮把兜里那55块钱掏出来递给他老婆,这一手把张红给弄懵了,她问:“什么意思?老朱你给我说清楚,你什么时候在身上藏钱了?”

    “我藏个屁的钱,过年前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家里,挣的钱都拿回来给你了,谁给我钱藏啊?”朱生亮嘟囔她。

    张红一想也对呀,就追问他:“那你这个钱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发的工资!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4个字,却让朱生亮说出了掷地有声的感觉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心里的底气很足。

    张红好像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,她重复问了一遍:“老朱你糊涂了吧,你今天才刚去,你确定是工资?”

    别开玩笑,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老公今天第1天去上班,还没到天黑,先领了一天的工资回来?

    说出去都没人相信。

    可朱生亮却很认真的点头,他的眼睛贼亮,闪烁着莫名的光芒,瞪眼看着他老婆:“就是工资。”

    朱生亮紧接着把今天中午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给他老婆陈述一遍。

    哪怕没见过曹书杰,可听她老公说完后,张红心里对曹书杰还是渐渐的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。

    她也觉得很不可思议,小声嘀咕:“这世上怎么还有这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我比你还奇怪,对了,曹老板好像还说每个月干得好还有奖金,逢年过节要发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哟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地方,老朱,你真没有做梦吧?”张红越听越不相信,她想着就算在城里上班的,也没有这么好的地方吧,更何况还是在乡下。

    但朱生亮不和他老婆一般见识,他说:“钱都给你了,爱信不信,下个月月底的时候你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好饭了吗?我饿了,吃完饭还得抓紧去干活呢,快点儿把饭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老公这么讲,张红赶紧说道:“你等等啊,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口子相处20多年了,对方什么脾气都了解的透透的。

    张红知道她老公不是会说谎的人。

    朱生亮生怕耽误山上果园里那边干活,吃饭时嫌菜太热,直接没动,拿着三个馒头往嘴里塞,几口就咽下去了,又喝杯温水冲一下,说道:“你慢慢吃吧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点菜再走呀,我做了这么多菜,你让谁吃啊。”张红看到她老公快出门了,赶紧大声喊他。

    可朱生亮不听,他头也不回的说:“不行,时间晚了,你吃吧,吃不了剩下的,我晚上回来再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眼就到了晚上快下班的时候,果园里,曹书杰把朱生亮和曹书超二人叫到小屋里,给他们说:“我刚才又给畜牧场崔老板打电话,和他确认好,他那边明天上午就开始往这运小牛犊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买的小牛犊有点多,你们的工作量会很大,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,等到月底的时候,该给的东西我都会给。”曹书杰没说什么大道理。

    从京城回到曹家庄扎根,不知不觉又快一年时间了。

    从小在这里长大,他心里很清楚这些,老百姓更关心实实在在的东西。

    你给他们说升职加薪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,没人搭理你。

    曹书超听到曹书杰这么讲,他主动问道:“书杰,有个事我给你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超哥你说。”曹书杰很干脆的说道。

    曹书超说:“小牛犊刚过来可能不太适应,晚上吃东西也跟不上,再加上现在温度低,我怕出意外咱们咱是不是分开上班,白天还好,晚上总得有个人在这里看着,别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曹书杰点头,他说:“我正想给你们讲。”

    “等明天小牛犊过来以后,咱们轮流值夜班。”曹书杰并没有把他撇出去。

    这可是自己的买卖,现阶段可用的人手少,就得自己上。

    他说:“咱这小屋里有空调,我再弄一张床过来,电水壶和暖瓶还有吃的东西,我都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咱这里也有炉子,你们晚上想自己做饭吃也行。”曹书杰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曹书超和朱生亮两个人都没有意见,他们纷纷点头:“行,我们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咱们省里也是有相关的规定,你们谁值夜班,我再给他补10块钱夜班津贴。”曹书杰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讲,曹书超和朱生亮的人感觉又在听天书:“这个还有相关规定?”

    他们从打工开始就没有听到过夜班津贴这个词儿。

    还是一天10块钱,一个月下来,那可就是300块钱的额外收入啊!。

    曹书超和朱生亮二人眼睛都亮了,他们很想主动给曹书杰说一声,自己把夜班全给包揽下来算了。

    但这些话始终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天天上夜班,他们无所谓,家里那口子也不同意呀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回到家,曹书超和朱生亮分别给他们老婆说了果园里的新规定。

    听说她们老公要上夜班,除了正常的工资之外,还有10块钱的夜班津贴。

    无论是曹书超他老婆马文倩,还是朱生亮他老婆张红,都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天天在家里看着人也心烦,上个夜班还能额外挣钱,多好的事!

    可为什么以前的时候没听说过上夜班还有那什么津贴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月初八,也正好是2月1号。

    曹书杰牵着萌萌的手,旁边是他老婆程晓琳,爷爷曹正虎,父亲曹建国,母亲王月兰,再加上给他打工的曹书超和朱生亮,8个人在山上的转弯平台站着。

    曹书杰给他们每人都发了个开工红包,就连萌萌都有,一人一百块钱,装在红色的红包袋里,图个热闹。

    转弯平台的中间摆满烟花,万头级的鞭炮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来讲,正月初八是个吉日,也是大部分工厂开业的日子。

    曹书杰本来没想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,但是他父母昨天晚上都这么讲,让他趁这个时候表示一下。

    点挂鞭炮也代表驱散所有的晦气,迎来新的希望。

    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中,接着响起一阵掌声,鼓掌的人不多,可气势甚至压倒了鞭炮声,气氛越来越浓烈了。

    曹书杰等鞭炮点完后,又去点上烟花,这东西在白天并没有晚上喷的那么漂亮,但是萌萌喜欢。

    她拍着小手喊道:“好看,爸爸,再点一个,快点啦。”

    曹书杰喊道:“得令!”

    紧跟着就点着一个烟花,把萌萌给逗得特别开心。

    曹家庄靠北边的很多乡亲也都听到鞭炮声,隐约看到空中炸开的烟花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那里是干什么的?

    但说实话,除了羡慕还是羡慕。

    山上,所有的烟花和鞭炮全部点完后,曹书杰他们正在打扫现场,还没忙完,曹书杰的手机铃声就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拿出来一看,是崔敬国打过来的,脸上下意识的还露出笑容,自言自语着说道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